天津爱狗人士郝大姐:二十载救助上万只流浪狗

发布日期:2019-05-31 21:56   来源:未知   阅读:

  (补充一点:有人觉得和小妹意见不一致的评论会被小妹删除,这一点大家放心啦,小妹才不会做这么low的事情~讲真,民主的真谛不就是“我虽然不同意你说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吗?如果连这一点都不能做到,那也别成天挥舞“理智、民主、自由”的大旗了。小妹不能把所有评论都放出来,只是因为微信文章对于留言数有限制啊!百家争鸣是好事呀~因为只有在不停地探讨中,大家才会清晰、了解地接受真理嘛。)

  央广网天津12月7日消息(记者刘阳 褚夫晴)天刚泛白,郝大姐已经起床开启一天的工作。她首先在护生园为生病的流浪狗打针检查,紧接着要赶到武清区看看流浪动物新家的装修情况。从北辰区北辰科技园到武清,每天来回两个多小时。接下来郝大姐又要回到救助站办事处为新收来的流浪狗检查隔离,郝大姐说,能按时吃饭的时间太少了。

  负责检查的田大夫认得这个女人。两个月前的凌晨,她就曾因被刀刺伤入院治疗。

  郝大姐,原名郝克玉,是一名宠物医生,近二十年间,她救助过上万只流浪动物。现在,郝大姐的身边约有1100只流浪动物,郝大姐和她的救助站成员几乎为每一只动物取了名字,每天为这群流浪动物准备丰富的伙食,为他们打扫生活空间。十个人服务1100余只流浪动物,每天的工作量都排得满满当当。

  48岁的郝大姐体态微胖,除了温润的嗓音已经看不出昔日的歌手模样。记者赶到护生园采访郝大姐时,她已经完成了护生园的例行工作,于是记者跟随郝大姐前往她工作的下一站——武清区流浪动物新家。一路上颠颠簸簸,走入了乡间小路。一下车,尘土飞扬,蔚蓝的天空下,一大片空地上四排大棚房地基已经成型。郝大姐说:“这四排院子其实是八个大棚房,把大棚房两两合并,这样空间就大了。未来打算在这里收养600只流浪狗,1000只流浪猫。”每次说到那些流浪动物,郝大姐总会不自觉地嘴角上扬。

  说起救助流浪动物这件事,郝大姐噗嗤就笑了起来,起先她是一个怕狗的人。“20多岁的时候,见着狗,我汗毛就立起来,谁家养狗,去都不去,绝交了咱们。”郝大姐说。

  郝大姐第一次养狗是被迫无奈,刚开始,对于这位家庭成员,郝大姐并不愿理睬。某次,郝大姐正要赶着出门演出,小狗就尾随大姐,叫嚷着想要跟着出门,大姐一脚踢中了小狗的肚皮,小狗嗖一声钻进了桌子下面,毛发颤栗瑟瑟发抖。大姐瞅见了他的模样,心里不是个滋味,愧疚了许久。自此,大姐就开始认真照顾起自家的小狗。

  一段时间后,大姐家先后又多了几个成员,从一只、两只、三只,因一份责任,郝大姐从养宠物慢慢地走上救助流浪猫狗的道路。郝大姐说,家里的爱犬都是买的或者是别人送的。因为救养流浪猫狗花销很大,所以郝大姐开办不久的厂子关停了,经济拮据也让郝大姐真正感受到了人情冷暖。

  有一天,郝大姐出门遛狗时发现了一只躲在三轮车下面,浑身带血痂的赖皮狗,www.111966.com,当她遛狗回来,那只受伤的小狗还在原地,郝大姐想了下,还是不忍心,就把小狗抱回家,取名“豆豆”。www.00699a.com。“那段人生低谷的时光是这群流浪动物不离不弃一直陪伴在我身边。”

  至此后,郝大姐只要见到流浪狗都会领回家,慢慢地,家里就住不下这群小家伙们了,郝大姐看着那一双双可怜的眼睛,索性卖了自己的第一套房产。

  郝大姐告诉记者,那时候房产没有现在这么贵,卖房其实都没有犹豫。“我救助他们,也是会遇到问题嘛,钱不够就挣钱,地方不够就去郊区。这些年来,我从不后悔。”

  事业再次陷入低谷,谢娜并没有一蹶不振,开心地笑着,幸运在失败没几天后就从天而降。华谊兄弟音乐公司看到谢娜在主持舞台上的唱歌潜力与她不断高涨的人气,决定给谢娜量身制作唱片。同时,她开始书写关于自己与朋友们的故事,由湖南文苑出版社出版。更让她高兴的是,湖南卫视收到观众们的强烈呼声,邀请谢娜与维嘉重返“快乐大本营”的舞台。

  二十年来,郝大姐从养狗到爱狗再到救狗。有时前一天从屠宰场花钱把纯种狗救回来,第二天可能就免费让人领养走了,郝大姐说那倒不心疼,“只要是家里爱狗,能让小家伙快乐地生活就好了。”

  为了保证收养动物的家庭适合动物,每一个家庭要进行面试等环节,并且被收养的动物体内会被嵌入芯片,半年后,收养家庭回到护生园对芯片进行扫描,若收养信息与收养之初的信息相符,则会退回押金。“这是为了防止收养家庭将动物再次售卖或者不当交易,因为早年看见过流浪流浪动物被领养又被售卖的情况。芯片能够把动物的信息在电脑上系统化记录,动态监管收养家庭是否能长期收养动物。”郝大姐说。

  与此同时,郝大姐还想出了助养的办法,就是愿意救助流浪动物的家庭若因家里无法收养,可定期向护生园捐赠指定动物开销,如此,助养家庭既象征性收养了动物,流浪动物也获得了家庭的长期关怀。

  记者了解到,郝大姐收养在身边的大部分是老弱病残的流浪动物,很难有人愿意领养回家。对郝大姐来说,踏踏实实救助这些孱弱的流浪动物是一件很单纯的事,但是也会遭到社会上一些反对的声音。郝大姐说:“有段时间因为某些不实的报道,谣言四起,我没做错事,我只是单纯地救助流浪动物,生命不分贵贱。”当谈起郝大姐时,在护生园的同事刘颖说:“我特别敬佩她吧,她做了我想做而做不到的事,那些狗如果不救的话,生命就没了。”

  采访最后,郝大姐说:“养这些狗虽然遇到了许多的困难,但是我觉得有一种被需要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让我有一个最佳的生活状态,就是喜欢着,从事着,有理想,在路上。就是说,我不会计较别人和我有不同的观点,但是我想做的我会给他做到底,从来没有后悔过。”

  美3岁男童和爱狗温暖萌照走红网络,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市一个3岁岁的小男孩和家里的拉布拉多贵宾犬“有爱”的日常生活照片萌翻了众多网友。小男孩的祖母桑迪(Sandi)打算把他们的照片收集成册,编辑成一本名叫《里根和他的小主人》的图书捐赠给慈善机构。

  中青报:不在乎人命只在乎狗命是一种危险的疯狂,一个人不要自己的命去救狗,是一种自我选择,但一个人不在乎人的命而只在乎狗的命,则是一种危险的疯狂。坦率而言,一方面这种将狗的命凌驾于社会秩序甚至人命之上的现象,反映的不过是中国社会“情大于法”“法不责众”的老毛病。

  8月20日,一条“男子变态虐狗被当街裸体群殴”的视频及照片,在网上流传。男子变态虐狗遭裸身示众殴打一事,引发诸多网络及法律争议,昨日,成都商报记者采访多位法律界人士,对此事进行全面的法律剖析。

  新闻热线:法务部邮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节目覆盖情况反映热线:

  天刚泛白,郝大姐已经起床开启一天的工作。她首先会在护生园为生病的流浪狗打针检查,紧接着赶到武清区看看流浪动物新家的装修情况。从北辰区北辰科技园到武清,每天来回两个多小时。接下来郝大姐又要回到救助站办事处为新收来的流浪狗检查隔离,郝大姐说,能按时吃饭的时间太少了。